行业动态
首页 > 行业动态
疫情冲击下,谁在披荆斩棘?看这些外贸纺企是怎么做的
发布者:产业用及无纺布展 | 发布日期:2020/7/10 16:53:20


  做了一辈子的纺织人万万没有料到,会经历旷世一遇的百年疫情和全球经济大衰退的双重冲击。大家知道,我国纺织业素以纺织品外贸出口为龙头,是获取外汇的主力军。今年,正值“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本想在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以后,将停产的损失尽快补回来,却遭遇欧美疫情失控,经济也开始停摆。可以说,受海外疫情打击最大的,是国内的纺织行业。一时间,欧美外贸订单大量取消,纺织外贸行业出现罕见寒冬。不少企业由于断单而关停,市场动荡压价跌价正在变为厂家的日常“苦恼”。网络上“停工、放假”字眼不断涌现。如何在危中找机,调整方略,实现产业升级,度过黎明前黑暗,走出一片新天地,正在成为行业同仁们当前关注的头等大事。
  
  压力大得超乎想象
  
  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说实话,大多数人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原本认为业内一些体量较大的知名纺企,实力雄厚,多元化经营,只是暂时困难,克服一下就过去了,现在看来有点看不到头,运转中的企业一环扣一环,等不起也输不起。当下,企业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活下去。
  
  笔者了解到,江苏有一纺机企业老总最近走访了山东、江苏、河北石家庄等地的几家知名纺企。这些纺企的老总,年前与年后判若两人,原本信心满满,谈笑风生,精神抖擞的人,如今脸上却愁云密布,心情郁闷,不愿意接客。申州董事长担心复工人员到不齐,影响订单违约,一连几天合不上眼。目前,我国具有全球最完备的服装产业链,全球60%的服装成品在中国生产,产值约占中国外贸顺差的70%,与这条产业链结合最紧密的就是国际品牌代工厂。这些工厂的老板们这些天都异常焦虑,绍兴柯桥一家外贸企业老板表示,海外疫情影响是致命的,欧洲工厂订单减少、库存积压,有一半货款可能收不回来。很多工厂的现金流坚持不了三个月。由于疫情加重,欧美市场严重萧条难以短期恢复。为求生存,很多品牌急于出货,老板带头在朋友圈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产品。
  
  疫情打乱了正常经营
  
  江西九江某12万锭棉纺厂是一家做外贸特色产品厂家,即使在棉纺业整体处于低谷、中美贸易战的情况下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产品出口欧美较多,部分到非洲,吨纱利润高于同行一二千元,开厂十多年没有亏损过。由于疫情影响,美日订单基本上没有了。特别是由于国内物流受阻,在棉花采购上吃了大亏,仅今年一季度就亏损严重。
  
  目前生产已经初步恢复正常。但产能逐渐恢复后,又受到了二波冲击:一波是棉花期货受到美股三次熔断冲击,棉花期货价格从年前14300元/吨跌至9930元/吨,现货跌了近3000元/吨,年前厂里库存1500多吨价格平均14150元/吨,加上由于疫情新疆一千多吨棉花无法拉回,造成每吨纱亏损平均3000元左右;第二波冲击是货出不去毁单或者外单毁约、取消与物流阻截,只有零星小单,回款时间拉长3倍以上。
  
  说起棉花采购遭遇的经历公司总经理不无感慨,年前新疆棉花货款已付,年后新疆发不了货,开始不让进,后进去了运棉司机被隔离14天,回来再隔离14天。这么一折腾,考虑去新疆各种增加费用(隔离期间)及运输费,驾驶员几近无法忍受。负责人感叹道:疫情一刀切管理对企业生产节奏犹如釜底抽薪,各省疫情政策不同,到岗人员拖延近一个月。
  
  目前订单是年前的,但是下半年估计也很难办,考虑做一吨亏一吨,加上几家主要客户订单取消,暂时减产一半,轮流放5 天假,除非4 ~ 6 月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否则难以为继。最担心的就是美国疫情发展到哪一个程度,如果美国的经济真如一些经济学家预言,经济衰退烈度大大超过2008 年的金融危机,棉纺企可能这次至少有1/3 企业无法生存。
  
  纺企现状面面观
  
  很多纺企如棉纺厂不是直接做外贸,而是依托业内知名、面向国际市场的集团纺企做贴牌加工,如排头兵、领军企业有无锡一棉、鲁泰、华茂、阳光、如意、宁波申州、华孚、百隆、德永嘉、益达、波司登、雅戈尔、海澜、杉杉、森马、东渡等无不具备此特征。最近,据世贸组织预测,此次经济衰退及失业现象可能会比12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更严重,预计贸易将出现严重下滑。
  
  疫情正在打乱全球生产、生活及市场节奏。消费大幅收缩,产能过剩加剧,市场、工厂冷冷清清,暂停、放缓、取消订单的消息也不绝于耳。笔者采访了几家棉纺厂,也印证了实际情况确实比较严峻。
  
  江苏建湖某棉纺厂,年后复工尚有最后一批由三阳提供的500 吨贴牌加工订单,但接下来不知做什么品种,由于设备只能做常规纯棉品种,棉花价格剧烈波动,纱价跌跌不休,面临亏损风险。原有的气流纺设备由于纱线市场价格太低基本上无法生产,在建湖周边地区所有做气流纺厂家均停了下来,市面上到处有气流纺下岗的维修工和操作工找工作。过去曾经较火的腈纶包芯纱、差别化纱线如今也无单可做。
  
  江西九江周边棉纺厂存在以下问题:三角债重现,资金环环相欠,货发出去回不了款;开工初人员无法安排,江西临近湖北,湖北人员无法到岗;除了江西九江某厂正常开以外,其余七八家2 ~ 3 万锭纱厂基本上临时放假(半个月~一个月),观察形势再定;库存积压已经逼近极限,开始限产50%,客户断单,现在连谈的机会都没有。供应商不敢做,不敢赊账。工厂不敢做,无现金买原料。
  
  如何挨过疫情带来的冲击
  
  危与机互生共存,疫情内控及输入反弹,虽然国内经济长期向好,但世界经济中期风险有望偏下行,市场回暖尚需时日,投资项目需要注意隔离政策控制疫情传播所需时间及最终付出的经济代价,需谨慎积极调整应对,保存实力,抗击可能长期存在不确定风险,纺企大公司旗下的股东、资方、合作伙伴团结一心支持公司度过百年一遇的困难,精心做好有序发展,蓄势待发。
  
  · 中小棉纺企业的楷模
  
  疫情对所有纺企冲击是同等的,但最终结果却可能大相径庭。这不,疫情过后大富豪3 月初开车,90% 开台,不到10 天全部开齐。公司年后订单特别多,排到了四月底,许多客户上门要求帮忙插进去,订单为越南、韩国、日本,欧洲少量,美国订单由于中美贸易战进行调整,不考虑直接与美国打交道,但也做一些间接发往美国的货。
  
  他们成功之处:一是注重优选国内四家重点优质企业——鲁泰、德永嘉、申州、常州旭荣针织,针对客户技术要求进行质量重点攻关,以50S ~ 80S 为主高档产品居多,生产总量占七成;二是生产差别化常规品种,由于平均支数提高,用工富裕,多出的人则安排生产30S ~ 32S偏粗产品,但附加值高及优质老顾客的品种,性价比最好,同时保持产能及客户需求平衡,生产总量占三成;三是秉持差别化、高附加值的经营思路,打通后道高端产业链,定制化、顶级纱与客户用途对接。
  
  当然,全球疫情如果6 月份得不到有效控制,大富豪也不会独善其身,也面临未来库存及资金压力。好在目前资金全部自筹,没有一分钱银行利息,完全用自己每年赚来的钱进行有针对性改造,从2011 年开始将细纱机先后改造3 万锭赛络紧密纺,2 万锭赛络纺,以及部分包芯纱装置。2019 年加快细纱单锭检测、短车集落、紧密纺三大项目改造,通过改造管纱成形普遍提高,同时,将提高自络生产效率至少2% 左右。
  
  · 转行生产医疗防疫产品注意风险
  
  面对突如其来的“退单潮”,很多服装面料外贸企业展开积极自救,转行生产口罩等防疫物资。早在2 月初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发布口罩供需风险预警,必须采用实现95% 的过滤性,有效预防病毒的医用熔喷无纺布原料做口罩。湖北省仙桃市无纺布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60%,2 月1 日,仙桃市为控制医用口罩生产质量,防控假冒伪劣产品入市,陆续关停了当地所有的民用口罩生产商。中国商务部出台标准,从4 月1 日起,中国的抗疫物资出口收紧,仅欧盟、美国认证没有中国注册不能再出口!医用产品欧美标准是目前国际上较高技术门槛,只要经过论证就放行。没有CE 论证进不了欧盟,没有美国FDA认证进不了美国,N95 口罩一定要达到NOISH-N95 的标准和认证才能在美国使用。“CE”“FDA”认证,可能导致目的港无法清关,产生罚金和物流运输仓储等巨额费用。
  
  ·线上直播扩内需渠道
  
  疫情改变了消费习惯与消费需求,疫情在无意中改变了不同代际的原有生活习惯。受疫情影响,人们居家减少外出购物,越来越多的消费行为是通过互联网解决的。对于纺织业而言,国内强大市场的体现需要良好的渠道,而线上直播成为值得尝试的重要选择。3月31号一场名为“厅长卖纱”的网络直播在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会议室里举行。3月14日,东莞市2000多毛织企业率先行动,借助电商平台开设了直播展厅,消费者观看人次可观。直播的多维度展示、强交互及真实性等有效缓解,直播不仅仅是卖货,亦可实现优质导购销售能力的放大、多渠道打通、会员高效管理等多种职能,助力品牌精细化运营能力提升。面对困难形势,各个服装企业都在积极谋求对策,大部分企业主都表示,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先存活下去,等待疫情结束后的消费复苏。
  
  ·提前做好外贸布局预判
  
  为了减少出口风险,把“鸡蛋”提前放在多个篮子里,提高创新力度。西方不亮东方亮,一边调整出口方向,一边又着手研发创新产品,两手抓、两手硬。把出口欧美贸易暂时布局其他国家和地区,绍兴高谷进出口有限公司对创新研发执着,让“高谷”的产品和海外品牌服装商非常合拍。公司最近刚研发的一款3D蕾丝面料,特别受国外客户青睐,来询问、要样的不计其数,意向客户也有不少,马上就可以量产。
  
  以积极姿态熬过艰难时刻
  
  ·宏观政策有宽松经济及货币措施出台
  
  不久前, G20国家召开视频电话会议,宣布将启动价值5万亿美元的提振经济计划,以应对疫情对全球社会、经济和金融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情绪起到了提振作用。货币政策层面的降息和量化宽松成为当前多国经济应对举措的核心。新兴经济体也不例外,菲律宾、南非、马来西亚等国央行在3月19日相继宣布降息。4月3日央行定向降准4000亿流动性与下调超额准备金利率驰援市场,也是年内第三次降准落地,总投入1.75万亿。4月中下旬再贷款再贴现在前期5000亿基础上新增1万亿,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加大对中小微企的支持力度,降低融资成本。国家税务总局广州市税务局副局长侯邦安表示,“政策发布后,已为40家外贸企业办理申报退税事项,退税额达到1.47亿元”。
  
  财政部和交通运输部出台政策,宣布自3月1日零时起至6月30日24时止,免征进出口货物港口建设费。商务部则联合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为企业在经营出口业务过程中因进口商的商业、政治等风险遭受损失而承保。
  
  ·国内外市场同步并举,等待国际市场复苏
  
  从纺企经营稳定、产业结构升级及经济平衡发展角度看,由于纺织出口地疫情扩散加重,国际产业链“断点”增多,在暂时失去欧美市场的间隙,有必要完善东南亚纺织产业链布局,打通国内产业链和供应链,提高全球快速响应和应变能力。将外贸发力点更多落实在客户渠道的维护与拓展之上,必要时以退为进,开拓国内需求侧消费市场,等待国际市场复苏。
  
  ·坚定信心,攻坚克难
  
  针对用工、物流、市场等影响当前制约纺织生产的诸多因素,需多维度思考,充分利用多种类销售渠道、多元化消费领域挖掘内外市场潜力有序提升产能利用率。
  
  纺企一定要树立信心,要相信中央、相信政府,坚定打赢防疫战役和复工复产的必胜信心,可以预计今年上半年行情难以好转,应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
  
  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的灾难,但也是全球产业链转型升级的机会。中国要抓住欧美部分产业停摆、经济衰退的机会,加快“引资补链”,保证产业链集群的健康发展。当国外市场复苏的时候,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扩大产业集群规模和发展质量,带动全球产业链的大循环。
  
  我国宏观经济长期向好的基础不会改变。国内宏观经济政策将更加着重稳增长、防风险,并将完善中小民营企业政策环境放在更重要位置。针对疫情的影响,国家已开始出台各种扶持政策,帮助企业逐步缓解经营压力。
  
  中纺联向有关政府部门提出了尽快缓解企业资金周转压力、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持续保障复工复产等政策建议,并建议提前研究部署疫情过后启动内需消费、稳定出口产品竞争力的政策预案。只要同仁们齐心协力,依靠全体员工,排除万难,就一定能迎来新的前程。
  
  文|苏州市纺织工程学会 缪定蜀